突变!华为芯片备胎面临生死考验?底层技术供应商可能断供

2019-05-23 08:11:53 来源: 中国证券报
利空

  18年前(2001年3月),正当华为发展势头十分良好的时候,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企业内刊上发表了一篇《华为的冬天》,成为警示危机的代名词。对18万华为员工而言,如今,真正到了考验他们智慧的极限时刻。

  据媒体报道,英国芯片设计公司ARM“断供”华为,直指海思芯片的“心脏”——CPU架构授权。但业内观点认为,短期对海思影响不大。

  随着部分上游“断供”事态发酵,华为海外手机终端市场也受到一定牵连。比如,英国电信集团沃达丰将暂停华为5G智能手机的预购等。

   ARM断供“釜底抽薪”?

   BBC5月22日报道称,其获得内部文件显示,全球最大的移动设备芯片架构授权服务商ARM,已经告诉员工,必须暂停与华为及其芯片公司海思的一切业务往来。

   BBC报道称获取了ARM一份5月18日的备忘录,该文件表示ARM产品的设计包含了“美国原产技术”,因此,他们认为自己受到了特朗普政府禁令的影响,指示员工暂停与华为及其子公司的“所有有效合同、支持津贴,以及任何尚未签订的合约”。

  华为海思芯片使用的正是ARM的底层技术,不仅仅是华为海思,全球包括高通、苹果、三星在内的许多移动设备芯片都是使用ARM的芯片架构制造的。芯片的供应链非常长,这意味着已经开始针对芯片的底层供应链环节进行打击。

   ARM在移动设备领域的“霸权”好比intel在PC领域的“霸权”,据ARM公布的资料显示,2017年ARM手机处理器的市场份额在90%以上,中国设计的SoC中95%都是基于ARM技术。

  在另一家外媒Verge报道中,ARM新闻发言人表示,正在“遵守美国政府制定的所有最新规定”。

  针对报道,华为也发表了简短声明:我们重视与合作伙伴的密切关系,但也认识到他们中的一些由于政治动机的决定而承受的压力。我们相信这一令人遗憾的局面能够得到解决,我们的首要任务仍然是继续向全球客户提供世界一流的技术和产品。

  去年中兴事件后,ARM中国设立,2018年4月底进入运营状态,股权方面,中方投资者占股51%,ARM占股49%,这家新公司将接管ARM在国内的所有业务,为中国地区的产品开发和销售提供支持。不过,BBC报道中表示,这项禁令似乎也适用于ARM中国。

  图片来源:ARM中国官网

  图片来源:此前流出的ARM中国融资PPT ARM中国副总裁金勇斌就BBC报道回复中国证券报记者时表示,“这个消息不完全准确,具体的细节现在不方便透露。”

  但是,这一报道引起行业内巨大关切,转载BBC报道的微信公号半导体行业观察的文章在很短时间内阅读量超过10万,毕竟,ARM断供从某种程度上颇有“釜底抽薪”的意味。

  业界纵论:短期对海思影响不大

  就上述报道,中国证券报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以下是部分观点:中信证券电子组首席分析师徐涛

  华为购买的是ARM部分CPU架构的永久授权(比较高端也很昂贵的授权),其基本含义是可在ARM架构和指令集基础上任意修改并使用,华为也正是基于ARM架构发布了麒麟系列CPU(改架构加指令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需要对CPU有深刻的理解,苹果的A系列芯片、三星的猎户座、华为的麒麟都可以讲是名副其实的自有CPU,但都是基于ARM基础架构授权)。个人理解极端情况下,已购买架构授权不受影响,此后依旧可用,但类似修bug或者打补丁之类的技术支持和升级服务会受影响。某头部券商集成电路分析师

  海思有购买Arm v8架构永久授权,短期影响不大,后续就得更多依靠自研。但完全自主肯定性能上有很大差距,预计还差5-10年。这是一个生态,不是短期能完成的事情,要慢慢积累。一般来讲,考虑到综合性能和功耗是目前CPU的最优解,是无法抛弃Arm架构的。电脑也好,手机也罢,国内还没有拿得出手的自主架构。说实在的,华为海思其实已经做得很好了。某芯片设计公司总监级人士

   Arm v8架构是买断的,类似CCI总线、AMBA总线、外设等,近期对海思的影响不大。以华为的能力,CPU指令集的问题自研是可以解决的。不过,片上互联和存储接口、内部存储的单元组件这些会是比较大的挑战。某射频芯片设计公司副总经理

  海思在研产品影响不大,毕竟已授权了,未来的产品不好说。长期来看,华为是有能力自研(指令集)的,但需要时间,同时要把生态做起来。某投资界人士

   ARM的IP授权从难到易,分为架构授权、软核授权、硬核授权三大类。其中海思与苹果、高通一样是架构授权,ARM仅提供最基础的指令集。而国内其他厂商绝大部分是软核授权,ARM会提供完善的RTL。对比之下足见海思的研发实力。事实上,更需关注的是ARM v9的进展,由于华为此前签约并未涉及未来产品。所以,如果v9推出之前禁运无法得到解决的话,将降低海思的竞争力。

  关于ARM中国是否能解决授权问题,徐涛认为,“且不论ARM中国商业模式和落地进度如何,ARM中国可以授权的应该是应用于物联网Cortex M系列CPU,特点是功耗较低,性能相对较弱;手机等AP主芯片使用的IP是性能更强的ARM Cortex A系列,这部分授权推测不会放到中国公司。”

  * Cortex-A系列(A:Application)

  针对日益增长的消费娱乐和无线产品设计,用于具有高计算要求、运行丰富操作系统及提供交互媒体和图形体验的应用领域,如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汽车娱乐系统、数字电视等。

  * Cortex-R系列(R:Real-time)

  针对需要运行实时操作的系统应用,面向如汽车制动系统、动力传动解决方案、大容量存储控制器等深层嵌入式实时应用。

  * Cortex-M系列(M:Microcontroller)

  该系列面向微控制器领域,主要针对成本和功耗敏感的应用,如智能测量、人机接口设备、汽车和工业控制系统、家用电器、消费性产品和医疗器械等。

  除了上述三大系列之外,还有一个主打安全的Cortex-SC系列(SC:SecurCore),主要用于政府安全芯片。

  以上资料整理自ARM官网

  需要强调的是,5月20日,华为相关负责人曾对外表示,华为的服务器芯片鲲鹏920已经可以完全实现自主生产。该芯片虽是基于ARM公司的架构,但华为已经获得了永久授权。除此之外,剩余的供应链,华为都可以实现自主生产。

  据报道,华为于今年1月的一次市场活动上就公众对ARM架构自主性的疑问进行解释:可以完全自主设计ARM处理器,掌握核心技术和完整知识产权,具备长期自主研发ARM处理器的能力,不受外界环境制约。

  芯片架构除了ARM还有哪些?

  虽然ARM处于移动设备领域垄断地位,不过也有一些小众一些的CPU IP核,比如2018年底宣布开源的“学院派”MIPS指令集——自主可控的龙芯CPU便是源自MIPS指令集。

  还有一个就是近期扩张之势明显的RISC–V。为摆脱对英特尔X86架构的依赖,或者减少昂贵的ARM指令集授权费用,2010年诞生的开源架构RISC-V逐渐受到关注。2016年RISC-V基金会成立,成员包括Google、惠普、Oracle、西部数据等硅谷巨头,目前RISC-V基金会在全球有将近260个会员,在中国25个会员。

  中天微便基于RISC-V架构发布自己的CPU处理器,主要面向多媒体、安防、家庭、交通、智慧城市等物联网领域。中天微2018年4月被阿里巴巴收购,后来整合成立了平头哥半导体。据介绍,中天微是中国大陆唯一的自主嵌入式CPU IP核公司,CPU IP核的SoC芯片累计出货量已经突破10亿颗,合作客户数超过100家,将极大助力RISC-V开源生态建设。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ARM架构之所以形成垄断,是基于运行于其上的安卓生态系统,如果能解决安卓的替代性,ARM本身不是很难替代的,甚至可以有性价比更高的选择。

  “禁令”影响蔓延终端市场受牵连

  当地时间5月16日,美国商务部正式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禁止美企向华为出售相关技术和产品,意图切断华为供应链,令其“无货可卖”。之后,便传出部分海外公司“断供”华为的消息,比如,谷歌停止与华为相关的业务和服务,涉及硬件、软件和技术服务方面,射频芯片制造商Qorvo停止向华为发货等。

  对华为的销售“禁令”正在进一步蔓延,总部位于英国、被孙正义日本软银集团320亿美元收购的ARM是这样,未来或许还会有其他供应链在美国特朗普政府压力之下转而对华为采取“围攻”,局势不容乐观。

  华为手机终端在海外的销售已经受到波及。据外媒报道,英国电信集团沃达丰将暂停华为5G智能手机的预购;日本电信运营商软银和KDDI表示,原计划在5月中旬发布的华为P30lite新款手机将推迟发售;目前华为的MateBook X Pro在微软在线商店也“神秘”消失等。

  此外,中国台湾电信产业龙头中华电信表示,考虑往后华为手机若无法更新Android系统,在使用、维修、保固上都有可能影响消费者权益,决定往后不再销售华为推出的新机。

  值得一提的是,5月21日上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接受国内群访时坚定表态,华为的5G不会受影响,在5G技术方面,别人两三年内肯定追不上华为,华为也不会因为美国的事情出现负增长。

  任正非称,华为已经做好准备,不会出现极端断供情况。

  上周海思宣布所有“备胎”转正,其中,自研操作系统的消息也被证实,兼容全部安卓和Web运用,“最快今年秋天,最晚明年春天,我们自己的OS将可能面世。”

  对照华为51天前披露的2018年年报,实际上华为去年就为此做好了心理准备,并增加了物资储备,已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从存货指标的变化看,也的确如此。财报显示,华为2018年底的存货余额达到965亿元,较年初增加了34%。拆分来看,其中,2018年底原材料余额为354亿元,较年初暴增86.52%,增幅创近9年新高;原材料占存货的比例为36.72%,创近10年新高。

  但是,ARM断供也在发出警醒,诸如芯片架构等底层技术的缺位等产业链短板,也并非华为一家民营企业所能在短时间彻底解决的问题。A股不少华为供应链公司连日涨停,但部分核心元器件的国产替代情况并不理想。比如,Oracle数据库、VxWorks操作系统、设计芯片所需要的EDA软件、一些光器件等领域,暂时都找不到理想的国产替代方案。

  所以,接下来,华为和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将如何应对这些挑战?我们拭目以待。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yjj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苏美达
  • 任子行
  • 恒锋信息
  • 兰石重装
  • 昆药集团
  • 英威腾
  • 电魂网络
  • 泸天化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