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之役 巨头的流量解药

2020-01-16 16:32:18 来源:

  春晚真的是一本万利吗?答案恐怕是否定的。

  2019年除夕,按照百度官方说法,百度APP是从1.6亿冲到了3的DAU,但问题马上出现了,过完除夕和初一,百度APP的DAU就疯狂掉,直接掉到春节前的水平,大体在1.4亿左右。

  过亿春晚用户像洪水一样冲过百度APP,来了就走了。

  如果说此前互联网平台在春晚的诉求主要是靠红包拉新,而在互联网红利见顶的当下,拉新之外还有了更多考虑。春节营销,已经逐渐成为互联网公司们的年终大考,它们自然想在其中获取更多的利益。

  “快手这次的大手笔,可能最主要的就是宣传其商业模式。”有业内人士表示。

  实际上,2019年,是快手急速商业化的一年,其中直播和广告是主要收入来源,直播模式也成了快手如今在冠名中主推的形式。

  在2020年1月1日,快手独家冠名的《梦圆东方·2020东方卫视跨年盛典》上,就采用“视频+点赞”的红包玩法,当晚有3643万人在线抢红包,直播间最高同时在线人数672万。

  但快手最核心的价值还是“老铁”们的内容资源,如何在这场春晚中,平衡好“老铁”党与羊毛党,并真正实现用户沉淀,或许是快手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而淘宝在今年春晚中打出了“清空购物车”的王牌,实际上主要诉求还是力推聚划算百亿补贴。

  其中的背景是,2019年阿里全面重启聚划算,将三线及以下城镇划归为主战场,此后开始向其进行资源倾斜。

  下沉市场已然成为阿里的重要战略,与拼多多、京东同样“百亿补贴”策略相比,这一场春晚,或许是聚划算出圈的最好方式。

  因此,阿里调用了从供应链到仓储物流等全方位的资源,以保障“电商合作伙伴”的名副其实。

  “这其实是大淘系的战役。”解涛说。

  “一边看春晚,一边购物,这种社交购物方式,算是在流量红利见顶的当下,为新增长点带来一些启发意义。”丁道师说。

  不过,面对几十亿红包的诱惑,消费者早已心知肚明,分摊到数亿参与者的金额并不高。

  95后女生张晓觉得,陪着家人看春晚本就是一种走形式,这种抢红包的互动更是费时费力、且得不到多少钱,实在是不感兴趣。

  但是在85后的陈冰看来,自己肯定会参与其中,虽然不知道能抢到多少,图的就是一个欢乐。

  “去年我们全家一起抢百度红包,合力抢了80多块钱。”陈冰觉得抢了多少并不重要,关键是和家人一起互动。

  因此,如何调动观众参与度,创造出更有趣味的玩法,保证后续的留存,这是当前春晚冠名商们要面临的一个挑战。 据36氪、电商在线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wz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华天科技
  • 沪电股份
  • 东旭光电
  • 太极实业
  • 奥特佳
  • 中兴通讯
  • 铜峰电子
  • 春兴精工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