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小巨头”集体入局支付领域 支付宝、微信两极格局遭遇挑战

2021-01-14 18:31:31 来源: 时代财经 作者:庄俊朗

  “小巨头”们纷纷入局,看似难以撼动的线上支付格局,是否会再生变数?

  1月11日,天眼查显示,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国付宝”)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原本就拥有国付宝70%股权的PayPal,现在把剩下的30%股权也拿下,正式全资控股国付宝。

  这只是近一年以来,互联网“小巨头”们纷纷入局支付领域的又一个插曲。早在1月4日,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便显示,B站的关联公司上海幻电完成了对“bilibilipay.com”、“bilibilipay.cn”等域名备案。

  在刚过去的2020年,拼多多、携程、字节跳动、快手等企业,更是相继拿下了支付牌照,正式入局支付领域。

  不过,中国支付领域如今仍是“二分天下”。202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Q4的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与微信支付合计占超过9成份额。

  随着一众“小巨头”们集体入局,看似难以撼动的线上支付格局,是否会再生变数?

  移动支付。图片来源:unsplash “小巨头”集体入局

  B站早已不是“吴下阿蒙”。

  在纳斯达克上市以来,B站的股价如火箭般上涨,截至2021年1月11日,报收112.47美元。距离上市时的不到10美元,三年不到,涨幅已超过11倍。目前,B站总市值已超过2500亿人民币。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B站是“网站不赚钱、营收靠游戏”的游戏公司。这种印象并非毫无根据。财报显示,2017年,B站游戏业务收入超过20亿人民币,占总营收超过8成。在2018年的第一季度,甚至近8成收入都来自一款代理发行的手游《Fate/Grand Order》。

  但B站正用成绩打破这个刻板印象,2019年以来,B站在非游戏业务不断发力。据B站2019年年报显示,其游戏业务收入在该年增长了22%,但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增长高达241%、直播和增长服务业务收入增长了183%、广告业务收入增长81%。

  从占比上看,游戏业务收入占比也在逐渐下降。相比起2017年占比超过80%,在2019年Q3,游戏业务收入首次占比低于50%,而到2020年Q3时,游戏业务收入占比已降低至40%。

  当电商、直播等业务成为新的增长极时,支付成了B站新的关注点。

  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显示,B站关联公司――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于1月4日完成对“bilibilipay.com”、“bilibilipay.cn”等域名备案。

  上海幻电域名信息。截图来源: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

  从招聘网站上也可以发现类似的动向。2020年11月,B站就开始在拉勾网、Boss直聘上招聘支付开发工程师,以及支付开发经理。支付开发工程师的职位描述上提及,工作内容之一是“负责B站支付平台的核心技术研发,包括收单、支付、清结算、账务等”。

  时代财经就此联系B站相关负责人尝试采访,但截至发稿时,对方未作回应。

  近一年来,入局支付领域的“小巨头”远不止B站。

  2020年初,拼多多通过收购付费通获得支付牌照;9月,携程在获得支付牌照后,又陆续新增“程付通”、“程付宝”、“携程宝”等多条商标申请信息;紧接其后的还有短视频与直播领域的字节跳动和快手。

  据时代财经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唯品会、滴滴、美团、拼多多、携程、字节跳动、快手等多家企业入局支付领域。

  携程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因为疫情下全球文旅行业受到重创,携程发展支付业务,是为了支持文旅行业提升支付便利度,推动行业复苏。

  不仅“小巨头”们跃跃欲试,就连国外的PayPal也谋求插足中国支付业务。近日天眼查显示,中国第三方支付机构国付宝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工商信息发生变更,原本持股30%的国富通信息000836)技术发展有限公司退出,PayPal旗下全资控股公司美银宝信息技术(上海)有限公司补位。

  此前,PayPal就已收购国付宝70%的股权。此次变更完成后,PayPal通过旗下子公司间接和直接持有国付宝100%股份,正式全资控股国付宝。

  “防止微信、支付宝分一杯羹”

  移动支付网分析师慕楚认为,B站等企业发展支付业务,首要关注的是合规问题,“发展支付业务,首先是为了避免‘二清’。”

  “二清”指“二次清结算”,指的是平台在没有支付牌照的情况下,从事资金清结算业务。

  “二清”问题最早伴随电商平台的兴起而诞生。当顾客在平台购买商品时,金钱先从顾客转到平台,在确认收货后,再由平台转给商户。期间相当一部分资金停留在了平台上。

  这个空档期便存在资金挪用的风险。例如曾昙花一现的“电商黑马”――淘集集,为了快速追赶拼多多而烧钱补贴,导致出现了十亿计的资金缺口。于是淘集集打起了延长回款的主意,回款周期从开始的T+1,一直延长到T+100。最终淘集集轰然倒塌,只留下19亿的欠债,和大批被拖欠货款的商家。

  因为这种风险,“二清”问题一直是重点监管对象。要规避“二清”,平台就需要与具有支付牌照的机构合作。例如阿里巴巴当年就因为规避淘宝的“二清”问题,另外成立了支付宝,并成功申领了支付牌照。

  移动支付。图片来源:unsplash

  而对于没有支付牌照的企业,就需要与具有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合作,方能规避“二清”问题。

  慕楚认为,相当一部分的“二清”问题属于“被动二清”。当平台体量过大时,不可避免地就会出现资金滞留,这即使不是平台有意为之,但也涉嫌违规。

  不过,互联网巨头们的算盘不止于此。“坚持发展自己的支付,其实也是防止微信、支付宝,在数据上分一杯羹。”慕楚说。

  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数据是无价之宝。但如果跟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则意味着这些数据都掌握在第三方机构的手中。谁在支付、又支付了什么,对第三方机构都如透明一样。

  数据的透明,无论对电商平台还是直播平台,都会是严重的打击。考虑到支付宝与淘宝的密切关系,以及“腾讯系”拥有一众直播平台,这种透明都像是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而且申领支付牌照,也有利于企业发展信贷业务。目前,无论在京东等电商平台,还是携程等服务平台,都有类似“打白条”的业务。拿下支付牌照,是企业发展信贷业务的重要一环。

  “两极格局”受挑战

  目前,中国移动支付仍是“两极”格局。2020年的一份报告显示,2019年Q4的移动支付市场中,支付宝占据了55.1%的份额,而腾讯旗下的财付通则占了38.9%。二者合计占了94%的支付市场。

  在线下支付领域,这种格局几近不可动摇,但易观金融分析师王蓬博认为,在线上支付领域,这种“两极”格局正受到一个个“私域支付”的挑战。

  “虽然目前支付宝、微信支付已经有了顶流的用户群,但就细分场景,它们也要跟具体的企业结合。”王蓬博分析,“但是这些细分场景的企业会认为,为什么我不能把自己用户,洗到自己的生态里呢?”

  在对支付巨头的挑战中,美团是最突出的一员。早在2016年、2018年,美团外卖的支付界面,都一度折叠了支付宝的选项。到了2020年7月起,美团外卖甚至直接取消了支付宝支付的选项。

  同时,美团也积极向用户推荐自家的美团支付。一旦用户同意开通美团支付,美团支付便是默认的支付方式。

  美团还力推自己的信贷产品――“美团月付”。网上有多名用户反映,自己往往在骑美团单车、点美团外卖等时候,被红包诱惑而开通了美团月付,还通过美团月付支付了多次消费而不自知,差点逾期。

  然而,这对B站而言尚是后话。B站若想发展支付领域,首先还得获得支付牌照。

  目前,开展支付业务需遵循中国人民银行制定的《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并取得由中国人民银行核发的非金融行业从业资格证书(支付牌照)。

  然而从2015年起,央行便开始缩紧支付牌照的申请和发放。2016年,央行曾明确表示不再核发新的牌照。截至2020年末,支付牌照只剩余233张。

  2015年后获得支付牌照的小巨头们,基本采取“曲线”手段,通过收购已有牌照的企业来获得牌照。

  例如2020年1月,拼多多联合创始人陈磊实际控制的上海易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出资6000万元获得付费通50.1%的股份。付费通成立于2003年,并于2011年获取支付牌照。拼多多此举,使其曲线获得了发展支付业务的权限。

  而2020年8月,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旗下的企业收购了拥有牌照的合众支付100%的股权。此后,快手、携程也以类似的方式获得了支付牌照。

  “小巨头”们各出奇招,获得了发展支付业务的权限,这在王蓬博看来,将可能对目前的格局产生深远的影响。“可能目前还没有什么,但在三五年之后,当下的格局将会慢慢地发生动摇。”王蓬博说。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sqc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大东南
  • 日月明
  • 天齐锂业
  • 川能动力
  • 广汽集团
  • 爱施德
  • 京华激光
  • 华丽家族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