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暑期档上半场哑火: 场次翻番收入锐减 大阵仗等来小水花

2021-08-02 04:14:09 来源: 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谢若琳


  2021年以来,被压抑已久的电影市场曾经一路狂奔,可谁曾想,票房猛增的势头却在暑期档上半场戛然而止。7月份,国内电影票房收入仅有令人意外的32.26亿元,这一数字比2019年同期减少了25.3亿元,降幅达44%。

  从数据来看,暑期并不缺电影,7月份共有48部电影上映,但票房破10亿元的仅有《中国医生》一部作品。

  “暑期档前大家的预期很高,因此6月份我们专门对设备进行了维护,对人员进行培训,预订了足量的零食商品,连员工们休年假都避开暑期档,结果一切都没有用武之地。”北京地区某大型连锁影城经理告诉记者。

  受暑期档票房惨淡波及,如今,悲观的情绪正在电影全产业链蔓延。聚影汇CEO朱玉卿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缺乏头部影片,没有优质内容充实,后续的日子恐怕更难过。

  超五成电影票房不足50万元

  今年暑期档电影市场的表现,引发了不少从业人员的担忧。灯塔数据显示,2021年暑期档上半场(通常指7月份),国内票房收入为32.26亿元,如果剔除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2020年,过去三年(2017年至2019年)同期,这一数字分别为50.5亿元、69.64亿元、57.56亿元。

  此外,数据显示,7月份总出票数1.51亿张,对比2019年减少了7%;总场次2324.79万场,比2019年高出109%;平均票价36元,比2019年高出1.4%。即今年7月份排片场次比2019年涨了一倍,票房收入却少了44%。

  具体到影片来看,“二八现象”甚为凸显。据记者梳理,在7月份上映的48部影片中,票房收入不足50万元的就有25部,占比高达52%;票房收入超过1亿元的只有6部,而超过5亿元的则仅有《中国医生》(12.38亿元)一部。

  不少院线电影的票房收入甚至不足5000元。其中,7月9日上映的《芬芳的红杜鹃》票房4110元;7月10日上映的《橙衣天使》票房3193元;7月16日上映的《大树下的守望》票房2948元;7月23日上映的《八义村的半农时代》票房仅2905元。

  从类型来看,往年暑期档主力――动画青春片表现也不及预期。动画片方面,除《白蛇2》外,被给予厚望的《新大头儿子小头爸爸4》《俑之城》票房收入都未达到亿元;青春片种子选手《燃野少年的天空》《二哥来了怎么办》不但票房不及预期,口碑也遭遇滑铁卢,两部电影豆瓣评分均为4.5。

  “今年暑期档还不如2020年,去年暑期《八佰》票房达到30亿元,今年的《中国医生》目前票房还不足15亿元。”朱玉卿表示。

  一位资深发行团队负责人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头部内容供给严重不足是当下暑期档冷清的主要原因,更深层的原因有三点:第一,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不少大片投拍断档,比如即将上映的《长津湖》就受此影响停机近一年,于去年11月份才重新开拍,而现在上映的大部分电影还是2019年遗留下来的;第二,目前立项报备和成片报备审查的周期拉长,导致很多电影没有充足的时间完成宣发,比如即将在国庆档上映的《我和我的父辈》被拖至今年6月份才开机;第三,电影投融资寒冬持续,很多大片难以筹措到足够的拍摄资金。”

  好莱坞大片的缺失也是暑期档冷清的原因之一。过去几年,《蜘蛛侠》《变形金刚5》《侏罗纪世界2》等好莱坞大片是暑期档必不可少的调味剂,而今年受全球疫情影响,好莱坞电影纷纷选择线上发行,减少了对国内院线电影的供给。

  仓促发行点映缺失

  “从发行来看,因目前公映许可证申请周期过长,比如《中国医生》在上映前三四天才拿到公映许可证,发行团队根本没有时间开展工作,因此,这部影片没有来得及点映就直接上映了。”上述发行团队负责人表示,现在片方普遍的心态是“无暇顾及发行,能上映就行。”

  与去年相比,今年的暑期档,片方的宣发动作明显不多。去年时,《八佰》上线时发行方采取了全新的发行策略,引发了全行业发行方式变革。一方面,采取了院线分账制度与买断制度并行的发行模式,即对大影院实行票房分账制度,对小影院实行保底买断制度;另一方面,首次采用分段密钥的模式,即电影的密钥有效期缩短,通常4天至5天就需要更新一次,如发行方发现影城有偷漏瞒报等行为,就会选择与该影城终止合作,并终止后续所有影片密钥提供。

  这两项策略的目的,均在于打击部分影院对票房收入的偷漏瞒报行为。当时,这一行为引发了业内热议,院线方面对此褒贬不一,大影院觉得行业得以规范,而小影院则觉得“很受伤”。

  传统电影产业的收入主要依靠线下影城,在没有特殊约定的情况下,通常是票房净收入的57%归影城,0-3%作为发行代理费归中影数字,剩下的40%-43%则由电影制片方和宣发方共同获得。这43%部分收入就成为中小影城透漏瞒报票房的“动力”。

  纵观今年暑期档,保底买断的发行制度没有延续,但是分段密钥却已成为主流。今年《中国医生》就采取了这一发行策略。与去年中小影城不满的态度相比,今年影城经理们显然已经习惯并认可了这一操作。一位五线城市的影城经理表示,只要不偷票房,分段密钥并未增加太多工作量,“未来A+级大片分段密钥肯定会成为常态”。

  朱玉卿对记者表示,“未来中等以上投资的规模(5000万元以上)的电影,可能都会采用分段密钥的发行方式,小影院‘偷票房’是国内电影市场一大历史问题,尤其是当下不少影院因为疫情原因生存压力较大,难免动歪心思铤而走险,偷漏瞒报。”

  有影城员工考虑转行

  没有爆款电影的背景下,排片更加困难。一位北方地区影城经理告诉记者,“当有重点影片时,排片就有偏重性,现在没有侧重点,大家(各片)都势均力敌,那么大小厅、特效厅,给谁不给谁就是个问题,很难抉择,也不好把握。”

  而影城的工作人员士气低迷,由于票房收入不高,很多影城提前签约的临时工都无处施展。

  “通常影城排班是有一个综合评估标准的。按照‘APSH=观影人次/服务总工时’来推算,APSH指的是每小时服务顾客的人次,合理值为12―15。暑期档排班的人数比往常更多,有很多暑期临时工和实习生,但观影人次没有明显提升,导致我们今年基本员工排的工时比往年少了一半左右,员工的绩效收入出现明显下滑。”上述院线经理表示。

  一位在北京地区影城工作的员工告诉《证券日报》记者,她已经在考虑转行,“从2020年开始,线下影城的日子就不太好过,咬咬牙坚持到了去年影城重新开业,本以为情况会有所好转,结果仍然很艰难。今年剧本杀这个行业特别火,已经有同事过去(转行)了,我也有点摇摆。”

  未来充满变数。一位数据平台分析师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暑期档下半场(8月份),只有《怒火.重案》和《长津湖》有爆款潜质,此外动画片《皮皮鲁与鲁西西之罐头小人》、青春片《五个扑水的少年》这两部电影宣传工作比较到位,也有望冲击10亿元门槛,但具体还是要看影片质量。总体来看,下半年的市场情况并不乐观,根本上还是头部内容缺乏,而近期全国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增多,影城等开放性娱乐场所区域性运营也会受到影响。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cyf

0

+1

回复 0 条,有 0 人参与

禁止发表不文明、攻击性、及法律禁止言语

请发表您的意见(游客无法发送评论,请 登录 or 注册 网站)

评 论

还可以输入 140 个字符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 清水源
  • 和邦生物
  • 金风科技
  • 易成新能
  • 双一科技
  • 云图控股
  • 天原股份
  • 节能风电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