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加入造芯大军,悄悄反超抖音

2022-08-11 23:19:27 来源: 电商头条 作者:李松月

  巨亏的几年,快手还在偷偷造芯

  字节刚宣布正在造芯,快手的芯片都生产成功了。

  8月10日,快手StreamLake品牌发布会上,高级副总裁于冰宣布:云端智能视频处理芯片SoC已经流片成功,正在进行线上内测。

  据悉,这款芯片主要用于视频压缩,且快手称其压缩速率为世界之最。它可以在减少设备消耗量的基础上,提升视频清晰度。正式投入使用后,该芯片能为快手节省大量的计算资源和带宽。

  当然,耗费大量精力研发出来的芯片,一定不是留作自用这么简单。随着芯片一同在StreamLake品牌发布会上亮相的,还有智能视频创作、智能视频理解、数字人以及XR等视频AI类解决方案。这些新产品涵盖了视频生产的全链路,且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这些技术都会面向B端开放。

  此前,快手的“老对手”抖音也披露了自研芯片的进展。根据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在“2022火山引擎原动力大会”上的说法,字节所研发的芯片,主要是围绕自身视频推荐业务展开。也就是说,字节造芯的重点放在算法上,不止局限于视频业务。而快手选择在主营的视频业务上进行深耕。

  双方之所以如此有默契地选择了自研芯片的方向,一方面是它们作为互联网公司,确实在技术层面有着优势。另一方面,主营业务的增长陷入困境,抖音和快手都需要找到新的增长点。

  一个月前《财富》所公布的“2022中国500强亏损公司”榜单上,快手凭借总额约780亿元的亏损高居榜首。而从其2021年的年报来看,其销售及营销开支441.7亿元,占比达到了总收入的一半。

  (截自《财富》官网)

  快手2022年第一季度财报透露,在其总收入的构成中,线上营销服务占比53.9%,直播业务占比37.2%,其他服务占比8.9%。也就是说其最大的收入来源广告业务,所赚的钱基本都被自己用在了营销上。

  并且在近日,数据统计机构QUEST MOBILE发布《2022互联网广告市场半年大报告》,其中指出广告市场规模同比下降了2.3%。虽然抖音快手的短视频类广告依然是广告主的偏好,但仍会受到大环境的影响。

  至于双方重点发展的电商业务,虽然出现了飞速增长,但距离目标还有一段距离。抖音对2021年电商GMV的目标是“万亿”,最终达到8000亿左右。快手的目标是8000亿,最终完成6800亿。

  在这样的情况下,“造芯”成了抖音快手眼下最适合的选择。一方面可以为以后的业务降低成本,另一方面也能给当前的业务拓展留下更多可能。

  技术驱动发展,大厂扎堆造芯

  互联网大厂的造芯史,最早可以追溯到2010年,当时的百度开始采用FPGA自研AI芯片。到了2017年,百度与赛思灵合作推出云端加速芯片XPU。2018年,百度正式推出自研云端全功能AI芯片“昆仑”。

  随着昆仑芯片业务的独立,包括IDG、君联资本等都进行了投资,其估值达到了130亿元。2019年底,昆仑芯片成功实现量产,目前已成功运用到百度的Apollo自动驾驶平台中。

  百度造芯的最新进展是在2021年8月,其推出的二代昆仑芯片发布即量产,主要应用于互联网、智慧城市、智慧工业等领域。同时也能为无人驾驶、生物计算、智慧交通等领域进行赋能。虽然还是以AI为主要应用场景,但适用的范围已经越来越广泛。

  “BAT”的另一巨头阿里,也早早就开始布局造芯。2018年,阿里巴巴达摩院成立了平头哥半导体有限公司。仅用了一年时间,就推出其第一款云端AI推理芯片“含光800”。在业界标准的ResNet-50测试中,含光800推理性能达到78563IPS,比当时业界最好的AI芯片性能高4倍。

  2021年,腾讯在其数字生态大会上推出了三款自研芯片。包括用于AI计算的紫霄、用于视频处理的沧海,以及面向高性能网络的玄灵。其中紫霄已流片成功,且性能相比业界提升100%。

  此外,互联网大厂们还投资了很多芯片相关的企业。比如百度投资声智科技、行芯科技,阿里投资寒武纪、深鉴,腾讯三次投资燧原科技等。

  抖音和快手虽是后起之秀,但对于芯片的布局并不算太慢。2019年开始,就有媒体发现字节跳动备案、注册了云计算相关的域名和商标。各大招聘网站上也都能看到字节跳动招聘云计算相关的工程师岗位。

  此后,字节更是从高通、ADM等公司挖来了芯片相关人才。并且投资了AI芯片公司希姆计算、GPU芯片设计公司摩尔工程等。直到前不久,字节跳动副总裁杨震原透露,字节已经在开展自研芯片的探索。研发团队将为字节大规模视频推荐服务专用场景定制硬件优化,如视频编解码、云端推理加速等。

  而快手的造芯之路,则是从2020年开始出现苗头。当时的快手,作为联合领投机构之一,参与了AI视觉芯片研发商瀚博半导体的A轮融资。同一年,快手开始酝酿如今发布的StreamLake业务。

  据快手高级副总裁于冰所言,StreamLake的发展过程可谓一步一个脚印。最初还只是服务于快手内部的一些独立APP和产品;后来逐渐成熟以后开始服务外部客户,比如清华大学“雨课堂”;最后像知乎这样的规模化平台也找过来谋求合作。

  不同于字节的是,快手造芯的目的不仅仅是节约成本,还想着通过芯片获取收入。包括造芯在内的Stream Lake品牌,从建立之初就有着做成长期toB业务的打算。而快手也确实有这样的优势。

  阶段性成功后,造芯仍是持久战

  接受36氪采访时,于冰举了个例子:2021年时知乎想要进行架构升级和体验优化,但云厂商所给的方案费用很高,快手则用自己的方法给知乎省了一大笔钱。

  具体来说,原本知乎升级后会节约大量带宽,而云厂商本就是靠带宽收费的,如果给知乎进行升级,自然会收取高额的转码服务费。而用快手的技术,压缩带宽的效果比云厂商的方案更好,并且也不会对快手自身造成影响。因而最终是双赢的局面。

  从快手这个例子可以看出,对于互联网大厂们来说,即使在自研芯片后发展toB业务,也是双赢局面。毕竟双方的需求逻辑都是同向的,客户只需支出一定的服务费,就能长期享受更省钱省力的结果。

  此外,互联网大厂们也有其造芯的先天优势,比如字节的推荐算法、快手的视频压缩算法等。这些技术本身就有一定壁垒,如果找第三方芯片制造企业定制的话,最终的效果不一定能符合互联网公司的需求。自主研发芯片在省下芯片设计费用的同时,也能保证将技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

  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大厂们自研芯片的初衷,更多还是为自身业务铺路。因而它们所研发的芯片,还是以专用领域芯片为主,通用芯片则很难看到。至于技术壁垒,也是集中于设计环节,并不触及真正的难题——制造环节。

  诚然,大厂扎堆造芯对于国家的技术进步是一件好事。但芯片这个重资产、重研发的行业,并不是短期内就能取得重大突破的。暂时的成果不能说明一切,造芯注定是大厂们的一场持久战。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 公元股份
  • 海鸥住工
  • 日出东方
  • 彩虹集团
  • 鸿日达
  • 新华联
  • 兰州黄河
  • 华帝股份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