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重构手机行业未来 新一轮换机潮将来临

2024-02-21 20:56:4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记者骆轶琪 东莞报道

  开年来,伴随视频类大模型Sora出现,谷歌进一步迭代容纳更高文本吞吐量的大模型,AI大模型的演进正在加速。

  这意味着作为人机交互的重要入口,智能手机的发展也将迎来新阶段。无论从手机硬件本身的计算能力、人机交互的方式,甚至由此对软件商店的服务闭环和商业模式等,都将进一步演化。

  但当下关于AI手机到底该呈现何种进阶态势,具备AI能力的智能手机和AI手机到底界限在哪?这一概念似乎仍需要被厘清。尤其是在AI手机时代,软件生态或许将迎来重构,那么将涉及手机厂商既有商业模式的改变。

  近期OPPO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明永罕见发声,指出AI手机将成为继功能机、智能手机之后,手机行业的第三阶段。“通过AI,我们可以把手机的体验重新做一遍。这轮由大模型支撑的AI技术,正在重构手机行业的未来。”

  OPPO AI中心产品总监张峻对记者分析,“重新做一遍”不是指全部推倒重来,而是AI是一个赋能底座,这种能力可以渗透到每一条赛道里。“哪怕是底层软件,因为要考虑AI的端侧化部署,可能要重新考虑内存、算力、功耗到底该怎么分配。我们可以把应用获取AI能力作为一种升级,而每个应用都会面临这样的升级。就像AI消除功能给相册的升级、AI通话摘要给通话的升级一样。”

  这意味着随着功能完善、应用成熟,AI手机将在某个节点迎来快速增长,成为新换机动能。IDC中国区总裁霍锦洁表示,“IDC预计自2024年起,新一代AI手机将大幅增长。预计2024年中国市场新一代AI手机出货量为3700万台,2027年将达1.5亿台且新一代AI手机所占市场份额超过50%。新一代AI手机将带来存储、屏幕、影像设备的硬件升级和成本提升,会推动智能手机ASP(客单价)进一步上升。”

  探路AI手机

  对于大模型驱动下未来智能手机的真正形态,当前业界还有诸多探索和思考:手机厂商在探讨如何基于底层软硬件重新定义;IoT厂商则在思考基于新交互模式的新形态产品——近期火热全球的AI Pin和Rabbit R1就是一个证明。

  目前部分厂商提出的定义已经有类似方向:智慧计算能力调用、新型交互、重构软件等都是核心要义。

  OPPO提出的AI手机1.0阶段定义涵盖四个特征:能高效利用计算资源,以满足生成式AI的计算需要;能敏锐地感知真实世界,了解用户与环境的复杂信息;拥有强大的自学习能力;将具备充沛创作能力,为用户提供灵感与知识支持。

  近日星纪魅族CEO沈子瑜在公开场合描述的AI设备涵盖几个特点:AI原生设计的产品形态,AI全局调用的硬件算力,直觉式的AI交互,软件底层要重构系统与应用。

  同时OPPO公布1+N智能体生态战略,“1”代表OPPO AI超级智能体,能基于知识图谱、文档数据、搜索引擎,精准理解用户意图,给出准确结果。“N”代表基于OPPO AI Pro智能体开发平台所赋能的智能体生态,普通用户可通过零代码的自然语言交互,快速生成专属于用户个人的个性化AI智能体。

  (IDC预计未来AI手机增速)

  张峻指出,“我们想让AI变成用户觉得天天用得上、摸得着的体验。一方面我们在储备基础能力,有安第斯大模型、自主训练等;另一方面也在基于用户的关键场景去做新功能,并向着高效、创作和专属这三个关键产品赛道推进。”

  简单来说,“高效”即辅助用户在提高工作和生活效率的储备,包括文本摘要等;“创作”包括文生图等多模态创作;“专属”是培养为用户超级助理,在适当时主动提供信息和服务推荐,因此要有储备用户画像的能力、智能体记忆能力等,帮助AI体验更加专属化。

  这也要基于对未来大模型发展的理解进行部署。“我们认为整个模型的发展可能有两个趋势:一是更高质量、低参数规模的模型小型化,OPPO致力于在这个方向深耕,目前在OPPO Find X7系列中做了第一步探索,用高精度4比特轻量化去压缩模型,把一个7B的模型从29GB(内存容量)压缩到3GB多,这可能是第一步,后续将继续深耕;同时在端云协同架构里也会探索更加Smart的模型架构。”张峻分析道。“我们觉得AI数据处理现在还在起步阶段,也即在单数据、单模态数据处理阶段;正在向第二阶段探索,即多模态、多数据的联合处理;今后一定会有人去做多主体数据下的处理和更高维数据的联合处理。”

  在云端算力协同方面,OPPO还搭建了有能够支持千亿级AI模型训练的高算力OPPO AI滨海湾数据中心,支持两毫秒的骨干网络链接超低时延,以及100%的纯绿色能源。

  据相关负责人介绍,在2019-2022年,OPPO滨海湾数据中心的通用算力增长基本非常平稳;但GPU智能算力年化增速为超过160%,数据增速大约为80%。

  “我们希望通过数据中心为自己的大模型推理训练和运算,提供更好、更高性能的计算能力,同时也可以在低功耗,包括节能减排等方向做实质性深究,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相信它会成为我们在整个大模型的推理训练上一个很好的基座和基础设施。”张峻指出。

  至于由此可能产生的成本问题,OPPO首席产品官刘作虎指出,在一个技术(发展)的早期阶段,肯定不会先去看回报,是不是认定了这个大趋势才最重要。

  共建AI生态

  自2023年末开始,部分手机厂商已经推出搭载旗下自研/自训练大模型的旗舰手机产品,其中涵盖包括创意文本撰写、拍照智能消除等功能。

  但综合来看,现阶段用户在不同品牌手机中可用的AI功能,呈现出同质化倾向。这一方面可能与手机端侧算力有限有关,另一方面还需要进一步挖掘软件应用落地并展开生态联合。

  同时目前手机厂商推出的AI助手功能,某些方面与第三方大模型厂商推出的应用也有重合趋势,未来走向如何或许也需要生态链厂商之间共同探讨。

  刘作虎对记者强调,“我觉得OPPO的AI与行业中的AI(产业角色)一定是合作关系,不会是竞争关系。没有一个模型能够在每个方面都做到精通,大家最终一定要合作。”

  他续称,OPPO核心关注是如何交付给目标用户所需的功能,再考虑通过自研或合作方式,提供给用户合适的对应模型。

  (OPPO定义的AI手机概念)

  为了应对AI手机发展,OPPO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我们就把所有AI相关的组织从整个公司抽离出来,成为一个专门的实体AI中心,针对AI做能力建设和产品研发,完全实现闭环。”刘作虎称。

  张峻则分析道,目前手机侧应用的AI功能看起来各家厂商比较像,这是正常现象。“因为所有手机厂商发掘功能都是从用户需求出发,只能说大家对用户的需求认知可能在同一个赛道上。所以需求有相似性。从同一个赛道把体验做好以后,其实用户自然就会愿意为此常用,因为是刚需。”

  刘作虎介绍,目前OPPO旗舰手机推出的功能应用包括AI消除(消除拍摄照片中的多余人/物)、AI通话摘要、新小布助手。其中AI消除在春节期间,人均每日使用15次。

  “新的AI技术涉及整个生态智能体的服务、生态构建,这是一个比较大的挑战,也恰恰是体验上带来最大的改变。举个例子,用户跨城出差,AI是否可以一次性提供天气、行程路线、服饰推荐等信息,成为类似助理角色。手机未来应该是这样,一站式覆盖所有需求,但这需要打通整个手机所有的生态。此外,娱乐如拍照、视频、游戏等也是人类重要的需求,怎么用新的AI技术让这些体验变得更好、如何提高效率。”刘作虎如此总结,目前OPPO提出的AI手机也是基于过去沉淀思考的1.0版本,希望整个行业生态一起参与,定义中国的AI手机、共建生态。

  随着目前市面上出现更多元形态的AI类产品,手机是否核心入口的“地位”不保?或许还没那么容易。

  刘作虎判断,“至少目前我个人认为,在未来10年以内,手机还是最主要的形态。”他分析,AI的确变化很快,但手机厂商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因为人获取信息的来源主要是视觉和听觉,但最大的数据来源还是视觉,目前视觉获取信息最好的载体还是屏幕。

  “有一些创新形态我们也在思考,发布过AR眼镜,在某个特定场景可能有某个其他形态设备,但最主要的设备一定还是手机。”他续称,“手机是第一入口,这个(地位)暂时取代不了。所以我觉得手机厂商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去带动整个(AI)生态(发展)。”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0

+1
  • 建设机械
  • 正丹股份
  • 百川股份
  • 中国西电
  • 莱绅通灵
  • 中润资源
  • 永达股份
  • 峨眉山A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