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天的影业空白!苦寒之后 影视业在大变动中含苞待放

2021-05-17 19:32:25 来源: 财经网 作者:陈俊明

  2020年对许多行业来说都是转折性的一年,长期的居家隔离让人们的生活方式发生巨大转变。在这么一个关键节点,影视行业受到重创。从2020年1月23日各大院线集体宣布停止经营活动,到国家电影局宣布低风险地区影院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影视行业整整等待了178天。

  经历178天的停摆后,影业逐渐挣脱出疫情的侵扰,在2021年一季度交出“曙光”般的成绩单。此外,影业在经历短视频维权和娱乐圈再整顿以后,其发展的方式也出现新看点。

  沉默178天的影业,A股影视公司均亏8.5亿

  消费者在影院享受巨大银幕的视觉冲击和专业音效的耳畔按摩,让电影带领他们去感受电影世界应是美好的事情。但影院作为人员密集的封闭式场所,因无法符合疫情时期人们的生活方式被长时间中止运营。然而,影院是影业的重要收入来源地,其中包括票房、发行、广告等服务收入。这一停摆,直接让影视行业陷入困顿。

  2020年4月29日,国家电影局已放风全年的损失票房不会低于300亿。而国家电影局1月1日发布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电影600977)总票房为204.17亿元,较19年的642亿元下降约438亿元,损失规模比预期来得更大。

  电影市场规模的急剧缩小给A股影业公司造成沉重打击。据统计,A股涉及影业的上市公司有26家,2020年影业公司合计亏损超过221.2亿元,平均每家公司亏损8.5亿元,行业盈利中位数为上海电影601595)和横店影视603103)年盈利的平均值为亏损4.77亿元。

  院线端大佬万达电影,巨亏68.4亿成亏损之王

  2020年影视行业中,亏损超过10亿元的公司就有7家,其中影业亏损之王万达电影002739)足足亏了68.4亿元 。对于亏损原因,万达电影表示,报告期内,公司主投主控的电影均未能如期上映,部分影视剧拍摄制作进度亦有所延后,而影院折旧、租金、员工薪酬、财务费用等固定成本较高,导致公司2020年经营业绩出现较大亏损。

  万达电影20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公司国内拥有已开业影院700家,6,099块银幕,其中直营影院647家,5,696块银幕,特许经营加盟影院53家,403块银幕。

  截图来源:万达电影2020年年报

  公司在营收方面,与院线直接相关的观影收入、广告收入、商品餐饮收入占到公司总营收超过70%。而178天电影行业停摆,院线关闭的情况,对公司主营业务冲击巨大。

  制作发行端中国电影,从赚超12亿到亏6.5亿

  从统计的营收数据来看,A股一半影视公司营收下跌超过50%。在影视业的寒冬中,除了院线端身负重压,影视制作发行公司同样身陷泥泞。

  资料来源:中国电影2020年年报

  以中国电影为例,作为一家100%专注于影视行业的公司,其业务横跨影视制作、电影发行、电影放映、电影服务数个板块,经营范围覆盖影视行业全链条。公司营收四大板块中,除了影视服务仅同比减少31.05%以外,三大板块营收均同比下降过半,其中电影发行板块更是锐减八成。

  2020年中国电影参与电影票房前五名 来源:中国电影20年年报

  营收大幅下跌的直接结果是利润的大幅下降。尽管2020年,中国电影参投作品《我和我的家乡》收获将近28.3亿票房,成为2020年度票房榜眼,其主投的《金刚川》、参投的《夺冠》也分别斩获11.2亿和8.4亿的不俗票房,但这收入依然难以覆盖公司的运营成本。2020年,中国电影亏损6.5亿元,由19年盈利超12亿元转为亏损。

  行业普遍亏损,造成行业整体萎缩

  截图来源:搜狐娱乐

  值得注意的是,178天的影业停摆带来的不仅仅是2020年营收和盈利的大幅下降,它对影视行业更深层次的影响则是行业萎缩。据搜狐娱乐统计,A股15家影视公司员工数从2019年的36386人下降至2020年的29337人,下降幅度达到19.37%。其中北京文化(现改名ST北文000802))人员流失一大半,唐德影视300426)人员流失过半。

  图片来源:国家电视总局官网

  此外,广电总局资料显示,2020年我国各类电视剧制作机构共计生产完成并获准发行国产电视剧 202 部、7,450 集,较 2019年的254部、10,646集分别减少52部、3,196集,同比分别下降了20.47%和 30.02%。由此可见全年取得备案及获准发行的剧集呈现收缩态势。

  另据中商情报网统计,2020年国内电影产量为650部,较19年1037部的产量下降超过37%,国内电影产量同样呈现出明显的萎缩。

  影视黑夜下,仍存点点星光

  虽然影视行业在178天的“至暗时刻”中陷入困境,但也有影视公司在绝境中获得绽放,

  甚至凭借良好的投资眼光,在沉默后实现爆发。

  截图来源:华策影视2020年年报

  在统计26家涉及影业的上市公司中,仅有5家实现盈利,其中华策影视300133)逆市吸金逾4亿,成为影视业年度黑马。然而,华策影视主要收入来源为电视剧销售,疫情期间人们长期居家隔离的情况反而为公司造就良好的发展环境,这也让其安然渡过178日的“至暗时刻”。

  截图来源:光线传媒2020年年报

  资料来源:猫眼电影

  而盈利能力第二的光线传媒300251),主投的《姜子牙》票房超16亿元,参投的《八佰》更是夺下2020年电影票房排行榜首位,票房超过31亿元。此外,公司主投的《如果声音不记得》、《荞麦疯长》分别获得3.35亿元、0.52亿元的票房。凭借两部爆款电影和其他影视产品,光线传媒在市场大缩水的环境下分得2.88亿元的盈利。

  然而电影、电视剧作为文化消费品是一种文化体验,具有一次性的特征,因此需要企业不断创作和发行新的文化产品。但新产品的市场需求往往是未知数。光线传媒对此表示,尽管公司有充足的项目来源,有多年丰富的影视剧制作及发行经验,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为新产品的商业运营提供保障,但仍然无法完全避免新产品因为定位不准确、不被市场接受和认可而导致的收益无法达到预期的风险。

  由此可见,电影能否成为“票房收割机”是具有不确定性的,而光线传媒在2020年投中国内电影票房前三甲的状元和探花,不知如此精准的电影投资眼光在2021年能否延续?

  截图来源:华录百纳2020年年报

  与华策影视相似,2020年盈利破1亿元的华录百纳300291)88%的业务聚集在剧集和营销方面,而电影仅占其营收的10.72%。值得一提的是,报告期内华录百纳子公司东方美之联合发行喜剧剧情影片《我和我的家乡》,国内票房累计28.3亿,是2020年票房亚军,公司也因此从电影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此外,还有祥源文化600576)和*ST当代000673)分别凭借动漫业务和大数据业务实现小幅盈利。

  一季报喜,影业黑夜迎来曙光

  数据来源:同花顺IFinD

  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控制,影视行业也在快速复苏,并且在2021的一季报中交出了曙光性的答卷。据统计,影视行业在一季度实现盈利13.3亿元,去年的亏损之王万达电影也翻身成为一季度的盈利之王,实现盈利5.3亿元,同比增长188%。此外,一季度盈利超过1亿元的影业公司有6家,盈利在1亿元以下,千万元以上的公司有7家,另有4家公司盈利在百万元以下。可以说,影业的一季报展示出扭亏为盈的扭转态势。

  苦寒之时,影业酝酿新发展

  除了疫情好转让影业得到恢复性发展以外,影业在经历过长时间停摆的冰霜后,新的发展动态也在危机时刻不断涌现。机会常常伏蜇于危险之中,178日的停摆也给了影视行业停下来,新思考,再出发的空间。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管理机构注意到《囧妈》转网后,院线放映端对此事的抵制和反对。在电影局有关疫情工作的视频会议上,领导层面明确给出了针对院线电影转网的部分指示,明确表示将加强院线电影转网的监督和管理,维护好院线电影的“窗口期”,强调了“契约精神”和“诚信意识”。

  这表明,已经取得龙标且明确定档,还有明显宣发动作的院线电影(即已经给院线和观众承诺此片将在院线上映),日后将很难直接抛下院线方转网。

  《囧妈》转网的快速操作有着面对疫情后续演变存在巨大未知的彷徨与不安,也是疫情之下,电影制作者一次突破性的自救尝试。

  影业抵制侵权短视频,万亿流量能否收入囊中?

  在年报中,不少影视公司表示,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盗版影视作品在网络上泛滥成灾。公司在一定时期内仍将面临影视作品遭受盗版侵害的风险。而短视频作为网络内容创作的新风口,侵权行为犹如原上草,在金钱的刺激下生生不息。

  据12426版权监测中心2020年11月27日发布的《2020中国网络短视频版权监测报告》,在2019年1月至2020年10月期间,12426版权监测中心接受权利人及监管部门委托,对10万多名原创短视频作者、国家版权局预警名单及重点影视综等作品的片段短视频进行监测,累计监测到3009.52万条疑似侵权短视频,受委托已成功通知-删除1276.92万侵权链接,涉及点击量高达2.72万亿次,按万次点击一元计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2.72亿元。

  4月23日,包括中国电视艺术交流协会、中国电视剧制作产业协会等在内的17家影视协会,包括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在内的5家视频平台,及数十家影视单位和500余名影视从业者联合发布倡议,抵制网络短视频侵权现象。

  他们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未经授权不得对相关影视作品实施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在必要时将对此类行为发起集中的法律维权行动。

  虽然有专家表示,面对知识产权侵权的新形态,如何确权、如何维权还不太清晰。各方利益角逐下,净化短视频行业版权生态仍然任重道远。但财经网通过抖音搜索相关影视作品时发现,短视频侵权现象确实得到改善。例如搜索近日热播的电影《悬崖之上》,虽然仍有自媒体通过剪辑电影片段赚取流量,但电影《悬崖之上》已经在短视频平台上建立自己官方账号发布相关视频。当电影自己走入短视频平台时,它也名正言顺地填补了这块市场空白,收回应得的流量和市场。

  截图来源:抖音视频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电影《悬崖之上》官方入驻抖音并不是个例,财经网搜索发现,近年来,国产电影在抖音开设官方账号已经成为一种新常态,按照这个趋势下去,随着电影不断上映,短视频平台的官方电影号会越来越多,而短视频平台的话语权也将逐渐倒向影视行业。如果电影官方账号能够适应短视频的运营方式,将自身的影视资产进行二次加工,电影官方账号或能持续活跃,成为独立IP。

  在与短视频侵权的对抗中,如果影视行业能将这数以万亿计的点击量收入囊中,这对影视行业的发展将产生无可估量的影响。

  阴阳合同再掀风波,新规之下重新出发

  在影视行业规范方面,近日,明星郑爽被爆在2019年拍摄古装电视剧《倩女幽魂》(现更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时,索要了1.6亿片酬,并通过拆分阴阳合同的方式来躲避有关部门的限薪令及偷逃税款的事件引发影视圈的大震荡。

  针对郑爽阴阳合同事件,官方各部门迅速回应。

  上海市税务局第一稽查局已予受理,正在依照税收法律法规进行调查核实。

  北京市广电局也已启动对相关剧目制作成本及演员片酬比例的调查。

  税务和广电管理部门也表示,将认真落实中宣部、税务总局、广电总局等有关通知要求,严查违法违规行为,坚决查处整治“阴阳合同”、“天价片酬”、偷逃税等问题,严格电视剧合同管理,严控电视剧制作成本和演员片酬在电视剧制作成本中的比例,为电视剧行业高质量发展营造良好环境。

  如此高效和多部门的回应说明监管部门整治娱乐圈乱象的决心。

  截图来源:天眼查官微

  在官方宣布出手整治阴阳合同和天价片酬的高压下,影视明星犹如惊弓之鸟,纷纷注销相关工作室和影视公司。据天眼查消息,众多明星工作室在近日被注销,其中不乏众多人们耳熟能详的一线明星。

  过去,明星获取高额的片酬有其商业逻辑。据第一财经,影视作品需要流量,需要粉丝支持。尤其是在一些收费项目上,如购买超前观看、周边商品等方面极度需要粉丝支撑,所以剧组需要流量明星或容易上热搜的话题明星来加入,久而久之,给一部分头部明星大量砸钱成为“行规”。

  简单来说,头部明星通过经营自身形象获得大量粉丝,影视作品以高额的价格与明星签约,从而获得其粉丝的支持,再通过鼓励粉丝消费获利。在此商业逻辑,影视盈利的关键在于明星的粉丝效应,而不是影视作品的本身。

  值得注意的是,5月8日,国家网信办在国新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点名“饭圈”,表示

  今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把“饭圈”网络行为列入治理重点。这说明,影视行业过去依靠头部明星获取流量从而获利的经营方式已经不能持续下去。重点治理“饭圈”之下,影视行业的盈利方式也将相应地发生变化。

  官方对演员发布“限薪令”,目的是降低演员片酬在影视作品中的成本比例,从而提高其他影视生产要素的成本比例,以此促进影视行业回归初心,生产真正高质量的影视作品。

  2021年的影视业,在经历长时间停摆的阵痛后,随着市场逐步恢复和行业规范的逐步确立,或者将在黎明时刻开出新鲜的花朵。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sqc

0

+1
  • 复旦微电
  • 三安光电
  • 江特电机
  • 比亚迪
  • 百川股份
  • 三一重工
  • 英维克
  • 可立克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